AI欺人太甚柯潔很受傷,但科學家說人腦比AI強很多倍

AI欺人太甚柯潔很受傷,但科學家說人腦比AI強很多倍

作者:Susan    發表日期:2018-08-21 15:04:55

原標題:AI欺人太甚柯潔很受傷,但科學家說人腦比AI強很多倍

「我是國際象棋國家隊的隊員。1996年第一次人機大戰的時候,我的偶像『棋王』卡斯帕羅夫以4∶2戰勝計算機『深藍』。2016年和李世石比賽的時候,我們想(電腦)不會贏的,結果贏了,然後今年柯潔又輸了……我們下棋的感覺很受傷。」

日前2017未來論壇在北京召開。在論壇的一場腦科學研討會上,一位職業象棋隊員承認自己被AlphaGo(阿爾法狗)「傷害」了。

事實上,他的偶像們也被傷害了。

10月19日,穀歌人工智能團隊發表論文,稱AlphaGo的「進化版」——AlphaGo Zero僅僅花了40天時間,就自學成才戰勝了它的前輩——今年5月以3∶0完勝柯潔的AlphaGo Master。

柯潔對此感歎道:「對於AlphaGo的自我進步來講……人類太多餘了。」

上周,「機械人美女」索菲亞(Sophia)被沙特正式授予公民身份,這應是人類曆史上的首次。近期,描述人類與複製人之間愛恨情仇的《銀翼殺手2049》上映。數十年間,人工智能(AI)青出於藍,人類作為「萬物之靈」的自信轟然坍塌,人腦到底差在哪裏?

人會一直輸,但機器會贏?

《紐約客》雜誌10月23日刊的封麵,描繪了一個讓人心驚膽戰的場景:機械人像人類一樣做派,在大街上昂首闊步,而「渺小的人類」蹲在路邊,正在向它們乞討。

這是一個有點讓人膽戰心驚的場景。你無法預測它會不會發生,是在10年後抑或是100年後發生。

在上述的腦科學論壇上,一群頂尖的科學家們想要挽回人類的尊嚴——他們談論對人腦的研究,更多的是基於人腦和人工智能關係的探討。當然,研究大腦的科學家們最終是想告訴人們,根本不用擔心這個世界會馬上被電腦控製,人腦比電腦不知道要強多少倍。

例如,穀歌雲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李飛飛安慰了前述「受傷」的象棋隊員。「圍棋選手可以感覺到很受傷,但是你覺得機器會受傷嗎?機器會像每一個人一樣體會到不同的傷嗎?這是人腦和電腦的區別。」

有趣的是,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羅敏敏「打擊」了他。「人會一直輸,機器會贏下來。隻要設定一個任務,或者是某種形式固定的事,機器都會做得比人好。」羅敏敏說,「機器最終也會有意識和情緒,取決於你如何定義這個情緒,當然,你永遠不可能找出一個和人一樣的人工智能。」

劍橋大學教授史蒂芬·霍金說,人工智能一旦脫離束縛,就會以不斷加速的狀態重新設計自身,而人類由於受到漫長的生物進化的限製,無法與之競爭,將可能被人工智能取代。

「我相信生物大腦可以達到的和計算機可以達到的,沒有本質區別。」按照霍金的邏輯,《紐約客》所描述的場景的到來似乎不可避免。

不過,讓人類稍微安心的是,腦科學家們正在努力「防止」這一天的到來。

「在人腦這個係統,僅大腦皮層就有一百多億個神經元,每個神經元平均有一千個輸入、一千個輸出;而機器的三極管就是三個輸出輸入。人腦比單一的電晶體更強大。」斯坦福大學教授、美國國家科學院(NAS)院士駱利群在論壇上說道。

羅敏敏也提到近期在做的幾個有趣的實驗:腦袋裏麵有一個區域是用來調控動物運動和覺醒的,他們把動物這個腦區的信號提取出來,轉化為光信號,注射到另外一個動物的腦區裏。隨後,他們發現「源」動物在運動的時候,接受了注射的動物都會跟着動,這就是腦與腦之間的直接的信息交流。此外,腦袋裏還有一個區域主要負責控製捕食行為。在刺激小鼠的這個腦區之後,動物出現了瘋狂的捕食攻擊,隻殺不吃。這些實驗說明,大腦裏麵顯然存在着一些非常特殊的地方。

人類大腦的複雜和神秘散發着獨有的魅力,吸引著一代又一代的研究者。

經典再續,《銀翼殺手2049》上映。人類對擁有智慧的機械人心懷擔憂由來已久。

駱利群介紹,在學習神經科學的過程中,科學家們會在不同的層次上研究大腦,比如有的人會去研究某一些蛋白質是怎麽樣運作的;有的人在研究突觸,在大腦中超過一百萬億的突觸讓神經元進行聯係;有的人在研究大腦中的網絡是如何在行為中進行傳導的,等等。這些對大腦不同層次的研究和整合,是過去的十年中最令人激動的進展之一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眾多學科的研究,如物理學、醫學、曆史學,都在和腦科學或多或少地產生關聯。而計算機科學和腦科學的聯係就更加緊密了。

「深度學習」太原始

人工智能中的突破性技術「深度學習」,主要就是模擬了人腦對新事物的反應。人腦有大量被稱為神經元的腦細胞,人之所以能夠進行思維,就是因為這些神經元互相聯結,處理各種信息。同樣,如果用機器模擬神經元,並建立人工神經元聯結網絡,這樣的人工神經網絡就能夠進行思維。

不過,對於這種思維方式是否能夠達到和人腦相同的程度,科學家們給出了有趣的回答:「我們可以放很多存儲在計算機的係統中,但是並不一定可以對個體的經驗進行存儲。」耶魯大學心理學教授圖爾克-布朗尼(Nicholas Turk-Browne)說。

他舉例道,你要是問我特朗普的電話號碼是多少,我會說不知道。但如果問一台計算機,它會怎麽回答呢,要麽會說需要建立一個數據庫,要麽說需要搜索自己的數據庫。

圖爾克-布朗尼認為,人工智能主要是仿真和模擬人類的能力。對人類大腦的學習和記憶能力的研究,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發展人工智能係統的能力。

在AlphaGo 對弈人類棋手不斷獲勝時,也有很多的討論圍繞人工智能的「理解力、創造力、情感」幾個方麵展開:人工智能可以在計算能力上超越人腦,但是,在理解力這些更加深層次的能力上,現在可能都還比不上三歲孩童。

此前,IBM研究院首席運營官範德布洛克(Sophie V.Vandebroek)博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人工智能是需要不斷學習的一個過程,要達到和人類具有相同的理解和推理能力,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,「我認為我們(IBM)沒有一個具體的時間表」。

沙特授予機械人蘇菲亞以公民身份。

被稱為「深度學習教父」的傑弗裏·辛頓(Geoffrey Hinton)前一段時間也提到,深度學習已經進入了瓶頸期。一些科學家開始研究其他技術路線的可能性,比如遷移學習。簡單來說,遷移學習是機器學習的一種方式,更加適合不具備大量數據基礎的中小公司。

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、未來論壇理事丁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「腦科學是人類未知領域裏最大的一塊,也是離我們最近的一個領域。它的每一個進步都能帶給我們驚喜」。同時,他認為技術的發展也在促進腦科學研究的進步。不過,從投資的角度來看,對於前沿科技的投資中,人才儲備是至關重要的。所以,他對於腦科學的關注目前還在興趣階段。

「深度學習(和人腦相比)太原始了。人腦才是更加智慧和神奇的。擔心電腦超過人腦,至少目前還不可能。」丁健說道。


本文來源:http://tech.ifeng.com/a/20171101/44738768_0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