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年第一仗,英雄營為何從“千裏走單騎”成了“組團打助攻”

開年第一仗,英雄營為何從“千裏走單騎”成了“組團打助攻”

這一仗,“英雄營”不用走單騎

——直擊中部戰區空軍地導某旅開局之戰

開年第一仗,英雄營為何從“千裏走單騎”成了“組團打助攻”

隆冬京郊,寒風拂麵。新年伊始,記者便在燕山腳下親曆了一場攻防大戰。“天狼”位於萬米高空,“獵人”則是換裝不到一年的中部戰區空軍地導某旅“英雄營”。

戰鬥在熒屏間打響。檢測到地麵電磁輻射後,“敵機”釋放幹擾壓製,刹那間“英雄營”雷達顯示屏上密布雪花、亮帶,且幹擾強度隨來襲高度降低持續增大。“天狼”眼看就要“逃出生天”,眨眼工夫卻又被埋伏在幾十公裏外的另一部雷達探測捕獲,來不及反應便被擊落。

原來,這頭“天狼”竟撞進了“一群”導彈營的“伏擊圈”。

“開年第一仗,雖然隻負責誘敵深入,沒能‘手刃’對手,但如今組網作戰,資源共享形成合力,我們好像長出三頭六臂,打得更準更狠了!放在過去,這樣的場景很難想象。” 聽著擴音器裏傳出的歡呼聲和雷鳴般的掌聲,“英雄營”營長王春田揚眉吐氣。

記者了解到,去年這個“英雄營”所在部隊完成師改旅,部分裝備升級換代,裝備型號新、信息化程度高,營與營之間協同配合組網作戰正在成為現實,防空作戰實現了“超視距”。

旅政委陳明華介紹,曆史上“英雄營”憑借“千裏走單騎”揚名四海:國土防空作戰中六進西北、五下江南,“拖著導彈打遊擊”,機動行程18萬公裏,通過“單挑”擊落多架敵機。

現如今,體製編製調整後,作為一個火力單元,營一級不僅要合理利用上級掌控的作戰資源,還要為友鄰部隊行動創造有利條件,善於利用上級和友鄰部隊的行動所創造的戰果。

“從‘千裏走單騎’到‘組團獵天狼’,這種變化是革命性的。但實現深度組網還需要邁過信息聯通、係統交鏈、協同配合等一個個門檻,對我們所有人都是一個全新的挑戰。”旅參謀長楊清亮介紹,自旅隊組建後,新質戰鬥力生成迫在眉睫,各項工作都在加速運轉。

作為新組建的指揮營指控雷達連首任連長,劉鑫鑫的感受最直觀:“信息化裝備可以配發,但信息化素養不能靠配發。組網作戰過程中,新成立的指揮營就像是一個大腦,把各種信息片段集中處理、整合加工、統一分發,對官兵能力素養提出了更高要求。”

大腦需要升級,“指頭”同樣要過硬。組網之後環環相扣,單兵單裝猶如這張網的一個個節點,每個組網節點僅由2台車4個人構成,哪怕是毫厘之差都會導致全盤皆輸。為提高單兵生存能力,記者翻開該旅新年度訓練計劃發現,野外生存等往年的冷門課目如今已經成為必訓課目。

“不論是戰鬥單元各自為戰,還是兵種聯合作戰,心中有全局,思想上才能無縫鏈接,部隊才能從人員到單元進行深度融合,實現從‘全營一杆槍’向‘全域一張網’的轉型。”旅長鄭誌洲說。

寒風凜冽,又一場防空演練在陌生地域打響。天線飛轉、油機轟鳴,一枚枚昂首挺立的導彈如同綠色長箭,對準蒼穹靜待“天狼”入甕!

采訪手記

從“一杆槍”到“一張網”

“兵之勝負,不在眾寡,而在分合。”未來信息化戰場,覆蓋多領域,橫跨多軍種,是體係與體係的對抗,任何單一的軍種兵種都不可能主宰戰場,單獨的火力單元更難以獨立完成作戰任務。

聯合作戰,核心是“聯”的思維。從“千裏走單騎”到“組團打助攻”,從“全營一杆槍”到“全域一張網”,相對於係統、平台和武器裝備的互聯互通,更難的是思維觀念能否聯得通、訓練理念能否跟得上。要敢於跳出戰鬥火力單元和兵種專業壁壘,既當得了主攻,也幹得了助攻;要在練兵實踐中聯起來、動起來,從單一軍種的訓練,向以體係為中心、諸軍兵種聯合的一體化訓練轉變,密切協作,實現“人劍合一”“十指聯動”,打好“團隊賽”。

中國空軍網

本文來源:http://mil.news.sina.com.cn/2018-01-16/doc-ifyqptqw0249144.shtml